时政要闻 淮南要闻 关注民生 广电动态 县区新闻 城视直击 精彩活动 房产频道 教育就业 江淮暖新闻 返回首页

萧寒:淮南知名媒体人
改革开放从“头”说

  发型,是一个人的重要“门面”。改革开放40年来,经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众的发型也从千篇一律到花样各异,自“例行公事”转向追求美丽、个性,不再墨守成规,堪比演绎时尚的“风向标”。
  田家庵区龙泉小区东门有一家15平米左右的理发店,经营者是从事了40余年理发事业的石庆义,熟悉他的人都称之“老石”。老石不是淮南人,1976年,14岁的他初中毕业,只身从老家安庆太湖县来到淮南,下决心要在城里学门手艺谋生。在那个年代,城市的初、高中毕业生找工作停留在“等、靠、要”上,农村毕业生则多半开始种地,或者待业在家,理发业是一个大多年轻人都不愿意干的行当。那时候,田家庵区国营的理发店总共只有两三家,私人经营的也是少之又少。老石跟随一个私营的老师傅学艺,从此开始了他的理发人生路。

彭远浩:淮南市谢家集公安分局宣传科副科长
淮南公安的三变和一不变

  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一场将被历史永远铭记的变革应运而生,40年风雨历程,祖国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政治体质,市容面貌,群众的思想意识,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作为淮南公安谢家集分局的一员,作为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我有幸目睹了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变作为一名普通民警,我立足本岗位,谈谈这些年我亲眼所见的变化。
  为解决机关和基层民警在政治学习、纪律作风、值班备勤、执法办案以及执行党委中心工作部署等方面的问题,分局坚持以制度约人,研制出了“五个一”督察法;为营造“快乐工作、幸福生活”的良好警营氛围,分局结合实际,制定出台《谢家集分局关爱民警十项措施》,真正做到政治上关心、工作上爱护、生活上体贴;工作上,一系列接地气、便民生的工作制度的出台,在完善优化工作模式的同时,更好地为辖区居民服务。

沈涛:淮南市公交公司职工
滚滚的车轮印出了时代的巨变

  交承载着一个城市的回忆、现实和梦想,伴随城市的发展而壮大。走过了60年风风雨雨的淮南市公交公司,在改革开放40年中,迎着灿烂的朝霞,驶入了辉煌的新时代……人们从城市公交这个与自身最直接的大众交通工具的变化上,切实感受到淮南40年来的发展与变迁。
  1958年4月,搬运公司响起了一串振奋人心的鞭炮声——淮南市汽车公司成立了!2条线路,2台改装的客车,12个人,象征了淮南市以人力车为交通工具时代的结束,翻开了煤城交通史册崭新的一页。
  111路公交车驾驶员代勇是淮南公交发展的见证者。他从业30余载,驾驶的公交车几番升级换代,线路上的车型很杂,有老式的解放、东风大客车,还有破旧的中巴车。

吴兴:淮南市作协会员 淮南市哲学学会会员 安徽省委讲师团宣讲专家库成员
消失的大楼 永恒的记忆

  一个风雨如晦的日子,外面雨雾茫茫,时不时电闪雷鸣。好像要发生什么,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就像昨日,我正在全神贯注画画,当“轰”的一声响起,我以为外面在打雷呢,结果是我曾经时时光顾的老市政府大楼,在那一声爆炸之后轰然倒地,即将彻底烟消云散了。添加标题
在没考公务员之前,我是一名老师,从老市政府大楼大门前经过的时候,只敢远远望一眼,那里面充满了神秘的气息,是权力的象征、还是高不可攀的傲慢?我说不出来。
那一年,为了孩子读书不输在起跑线上,我从乡下考到了城里,进了机关。办公地点就在南门前的小黄楼。小楼不大,也就是3、4层吧,却是市委核心部门的集中办公区域。

胡晓武:淮南市第一人民医院主任医师、血液科主任
我的豆腐情节

  1978年冬季,春节前夕的一个周日,母亲早早地叫我起床,给我穿上两件棉袄,说是带我置办年货。她拿出几种票证和几张面值十元的“大钞”,找了一个大竹筐,一个大布袋子,急匆匆地拉着我出门了。副食品店里,一条蛇形的长队看不见头,大人们诉说着生活的不易,孩子夹杂在队伍里,或是嬉笑、或者低头看小人书,热闹的景象和寒冷的天气形成强烈对比。母亲让我跟着队伍排队,并且把大竹篮子放在我身边,让我挪动一步就带着篮子一起动。最后郑重其事地给了我几张副食品票,告诉我千万丢了,这可是全家攒了2个月的豆制品票。心里虽然不乐意,但想到能吃到白嫩的豆腐,尤其是有肉汤一起煮的豆腐,说不定还有那种叫“腐竹”的东西,我还是老老实实地排队,一边嘟囔着:“你干什么去?”妈妈边走边说:“我去排队买肉,你爸早都去买米打油了!”轮到我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捂着瘪瘪的肚子,把母亲给我的票都用完了,才换来几大块豆腐和一些豆干、千张,并没有我最爱吃的腐竹。跟母亲汇合后一起回家,我噘着嘴,为整整一上午的辛苦叫屈:“还以为多好吃的豆腐呢!连腐竹都没有,就是上次去奶奶家吃的那种,有肉的味道,还有嚼头。”

李炳军:淮南市卫计委公职律师
我家的电源插座

  第一次装修家里房子的时候,装修工人给我设计了房间电路,我连看也没有看一眼,就让其施工了。当时我心想,要什么那么多插座干什么,留一个给电视机供电足矣!
  谁知,一失足成了千古恨。九十年代中期,家里首先添置了一台洗衣机,卫生间没有插座,只得想方设法从卫生间天花板上的电灯上拉一个线头接上,凑合着用。时间不长,孩子出生了,在冬天里洗澡必须要装浴霸,装这个大功率的东西必须要用专线,只得请装修工把卫生间的电路重新部署一下,新装了二个插座,才算彻底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进入新时代的2000年,家里更是不得了了,一下子增添了电冰箱、空调、微波炉,电源插座明显告急,里屋外屋拖着好几个接线板,电冰箱连着厨房的微波炉,虽知不符合用电安全规章,但是也没有办法,一用电器电线就拖得乱糟糟的。

杨若一:媒体从业者,自由撰稿人
我家的租房史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所在单位乃至整个社会都在组织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作为普通百姓,我无法从高瞻远瞩的层面、恢弘振奋的数据等角度去描述这40年来的巨大变革。我出生在改革开放后的第十年,我的成长和家庭变迁是40年来改革开放成果数亿万计缩影之一。
  我出生在安徽省中部农业大市,后随父母迁至淮南。在近二十年的求学过程中,像我这样生于80后,家中有姊妹四人极其难寻。正因为要养育四个孩子,加之父母性格当中有不服输、不屈服的韧劲,推动了一个家庭在大时代的背景下艰难的往前行进。我们家的租房史给我的成长带来极深的影响。
  第一次租房是在赵店村,赵店村坐落在国庆西路北侧,属于典型的城郊结合部。模模糊糊记得,我们是在2000年附近的几年住在赵店的,当时租住了两件大开间。

莫辰夕:女,1992年出生 工科研究生 任职于淮南某高校
我在雪夜留下一串串脚印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作为一名90后,一名大学辅导员,我生长在改革开放后,享受了改革开放的各方面成果。从我个人的角度,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我的生活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捡拾起一篇往日旧文,往能从只言片语,碎文琐事中展现一个普通老百姓在踏着时代的改革浪潮如何一步一个脚印为自己的美好生活奋斗的场景。
  2013年1月20日。昨日,听老爸说今天要下雪,其实我有点激动,第一次可以近距离接触北国的雪。老妈苦恼了,一下雪明早的货肯定卖不多了。我觉得自己就如同常常听到的那个那个故事中一到下雨天就担心大儿子的草帽买不出去,一到晴天就担心二儿子的雨伞买不出的老母亲般,一边觉得自己应该有“大局意识”像老妈那样有忧患观,一方面又“自私”的期盼着暴雪的到来。

萧寒:淮南知名媒体人
堂姐的新生活

  电话里告诉我,外甥女蕊蕊的转学手续已经顺利办好,过几天就可以转到县实验小学了。电话里堂姐的声音轻松中带着兴奋,电话这头的我也禁不住为她高兴——她多年的愿望实现了。
  每次想到堂姐,我心里总会升腾起一丝复杂的情感。堂姐只比我大三岁,可经历的事儿却比我多上很多,这30多年的人生又似乎总是那么不顺。
  堂姐刚上小学时,大伯大妈就开始出门打工,堂姐、堂哥跟着爷爷奶奶生活。那时,从我们所在的山村步行十几公里到乡里,转几次车到南昌火车站乘车至福州,再坐车抵达目的地石狮市,全程要三天两夜。因为交通不便,大伯大妈每年只有过年时才会回家。等到正月初八一大早,他俩就肩挑手提行李,翻过屋头的山岗,沿着蜿蜒的小路前往乡里转车。

吴兴:淮南市作协会员 淮南市哲学学会会员 安徽省委讲师团宣讲专家库成员
在路上

  我最早关于在路上的记忆,总是和母亲在一起。那是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母亲走亲戚,总喜欢带着我。最常去的是母亲的娘家,离我家大概有三、四里地。母亲一手挎个篮子,里面放几包果子、糖,一手拉着我。娘俩沿着西淝河边的大坝走,母亲絮絮叨叨说些她在娘家时候的往事。母亲说,她小时候娘家不分家,一大家人在一起生活。她爷爷是个老中医,待人和善。她10岁左右她妈妈就因难产去世了。我舅舅在阜阳工作,现在她娘家只有二婶子一家亲人。我们要去看望的,就是她二婶子。母亲走得很慢,我一路蹦蹦跳跳的,边走边追蝴蝶玩。走到姥姥家吴家楼,也不觉得远。
  十三、四岁,也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考到了县重点中学凤台一中,学校离家有五十多里路。上学校和回家都必须坐车,在路上的记忆让人感觉五味杂陈。

 

主办:淮南市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淮南新闻网 欢迎各大媒体转载 转载请注明 ( 来源淮南新闻网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205137 淮南新闻网登记备案号 06011号 皖ICP备06000649号 淮南广电网 皖ICP备07502646号
法律顾问 孔维钊(安徽徽商律师事务所) 热线电话12355